正文部分

民间故事: 兄弟俩命运坎坷, 相依为命, 老黄牛托梦引良缘

明朝末年,仪真县下的吴家村里,住着一户人家。一家四口靠种田为生,日子过得虽不富裕,但却温馨快乐。但天有不测风云,女主人上山采蘑菇不慎被蛇咬伤,不治而亡。两个孩子一个六岁,一个四岁,男主人吴刚是又当爹又当妈,一个人实在是太难了。后经人撮合与王寡妇搭伙过日子,这样两个苦命人互相也有个照应。王寡妇的丈夫去年意外身亡,她独自一人带个2岁的儿子,也是勉强度日。现在两家凑一家,日子虽也不好过,但总比独自一人带娃要好得多。

二人成婚后,吴刚负责种地,砍柴等重体力活,王氏负责照顾三个孩子,洗衣做饭,这家总算也有个家样了。吴家的大儿子叫大壮,小儿子叫二强,王氏刚改嫁过来时,兄弟俩对她特别生疏,总是躲着她。但她对他们兄弟二人是嘘寒问暖,知冷知热的,有什么好吃的,也总让他们先吃。两兄弟渐渐接纳了她,感觉又得到了母爱的温暖。吴刚看在眼里,非常的欣慰,干起活来也更卖力了,对她们母子俩也更好了。但好日子不长,王氏越来越看不上大壮和二强了,越看越不顺眼,经常使唤他们干这干那,干不好就打骂他们。一开始还偷偷地打,后来当着吴刚的面也打骂他们。吴刚也没往心里去,觉得两儿子太淘气了,管教管教他们也正常。一天吃饭时,大壮才吃没几口,王氏就厌烦地对他说:“都多大了,一天天就知道吃,别吃了,从今天开始你去放牛,顺便再砍些柴回来!“大壮也不敢顶嘴,放下碗筷,拿上镰刀,牵起老黄牛就往山上走。

一路上边走边抹眼泪,老黄牛看大壮伤心的样子,叫了两声,又用头蹭了蹭大壮的脸,跪了下来,示意让大壮骑在它身上。大壮摸了摸老黄牛的头,将脸靠在老黄牛的头上说:“谢谢你,老黄牛,你也岁数不小了,我还是自己走吧,等走不动了你再驮我!“便擦干泪水,牵起老黄牛走了。大壮这是第一次自己上山,还好有老黄牛作伴,才一路走的有底气。老黄牛还认识路,领着大壮去有水源有嫩草的地方,还让大壮靠在它身上休息,用尾巴帮他驱赶蝇蚊。大壮拾的柴,老黄牛也帮他托着,就这样,一天过去了,大壮害怕被骂,一直等到太阳落山了才敢回家。回到家刚一进门,王氏就迎出来了,嘴角带着笑说:“大壮啊,以后早些回来,免得我和你爹爹为你担心。”转头对着吴刚说:“这娃太懂事了,主动说要去放牛,你看还拾了柴回来,长大了,知道为大人分担了。”吴刚看到大壮安全地回来了,还得到了王氏的夸奖,虽说有些心疼刚满七岁的大壮,但想到王氏一人带三个孩子也确实不容易,也就没说什么,让他锻炼锻炼也好。

从此大壮就成了一个放牛娃,整天早出晚归,拾得柴少了回来就要被骂,但他能出去躲一白天,还算幸运。弟弟二强的日子可就没那么好过了,大壮没去放牛之前,还能护着他点。现在整天在王氏眼皮底子下,呼来唤去的,有一点做得不满意,都要被打骂。二强也才五岁的娃,整天要照顾王氏带来的儿子小宝,只要小宝一哭,无论什么原因,二强都得挨顿揍。这不今天小宝说要喝水,二强就去给他倒了一碗,结果小宝喝的时候,不小心把碗打翻,掉在地上碎了,小宝哇的一声哭了起来。王氏正在做饭,听到小宝的哭声,赶紧跑了过来,上来就给了二强两巴掌,怒声道:“怎么看弟弟的,还把碗打碎了,你都多大了,没碗晚上别吃饭了!赶紧把这收拾了!”。二强眼泪汪汪地去捡碗,泪水模糊了双眼,一伸手,就被碎碗给割了个大口子,小手鲜血直流,二强终于忍不住大声哭了出来。正巧大壮放牛回来刚进院子,听到弟弟二强的哭声,赶紧跑进屋,一看弟弟脸上两个大红手印,满手都是血。大壮心疼极了,上去就把王氏推了个大跟头,王氏当时正抱着小宝,重心不稳,摔倒后头正好撞在门槛上,咚的一声。无巧不成书,吴刚回来正好撞见这一幕,赶紧去扶摔倒的王氏,王氏摸着后脑勺哭着说:“这日子没法过了,没法过了,这是要我的命啊!我辛辛苦苦伺候你们,你们就这么对我!我不活了!呜呜呜……”吴刚怒视着大壮问:“这到底怎么回事啊?”没等大壮开口,王氏就哭着说:“二强把碗打碎了,还不承认,非说是小宝打碎的,把小宝吓得直哭,这大壮回来不分青红皂白,上来就推我一个大跟头,哎哟,看看我头上这么大一包,疼死我了……”。吴刚一巴掌扇到大壮的脸上,直接给大壮扇了个大跟头,生气地说:“怎么能对你娘动手呢!真是反了你了!”吴刚这一巴掌打得可不轻,大壮鼻血都流出来了,可大壮不服:“她不是我娘,而且是她先打弟弟的!”吴刚举起手又要打大壮,王氏见状,赶紧起身拦了下来:“别打了,别打了,孩子还小,打坏了怎么办,都是我的错,是我平时没照顾好他们,要打就打我吧!我就这烂命,怪不得别人!”看见大壮鼻子流血了,二强赶紧跑过去帮哥哥擦,边擦边问:“哥哥,疼不疼?”大壮摸摸二强的脸又看了看他受伤的手,问:“你疼不疼?”吴刚看着这两孩子,虽生气,但更多的是心疼,又转头看看王氏,回过头大声地对大壮他们说:“这就是你娘,咱们现在是一家人,你们得听你娘的话,以后再这样看我不打折你的腿!”第二天一早,大壮起来就直奔牛棚,他不想看见王氏,想尽快离开这里。刚牵起老黄牛,弟弟二强跑过来说:“哥,我想跟你一起去放牛,行吗?”,大壮也怕弟弟再受欺负,就说:“行,走吧。”就带着弟弟出门了。

王氏起来正好看见他们出门,心想:走得好,眼不见心不烦,出去一辈子不回来才好呢!吴刚起来没看见两儿子,便问王氏,王氏说:“一早起来都去放牛了,你看,这是有多不待见我啊!我这后妈难当啊!”吴刚说:“别跟俩孩子一般见识,真是辛苦你了,他们还小,不懂事,过几天就好了。”说完抓了几个窝头装进兜里,对王氏说:“我去地里干活了啊”,就出门去了。王氏嘀咕着:“好,都不吃早饭,省粮了”。吴刚出门后没有直接去地里,而是往山上走了。没走太远,他就看到远处两个小小的身影,手拉着手,不知不觉,泪水竟浸满了双眼,他赶紧抹去泪水,快步向前走去。快追上他们时,他喊了句:“大壮,二强!”兄弟俩一回头看到父亲正向他们走来,二强开心地往父亲这边跑,一下扑到父亲的怀里,喊着:“爹,你怎么来了?”“你们两个臭小子,饿了吧!”吴刚边说边给大壮和二强一人塞了两个窝头。大壮低着头,不看他不说话,也不吃,吴刚摸摸大壮的头说:“是不是还生爹的气呢!昨天爹下手确实重了,跟你道个不是。别生爹的气了,再说生气也不能饿肚子啊,饿坏了怎么办,快,赶紧吃吧,还热着呢“,

大壮的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,说:“爹,弟弟跟我说了,碗真的不是他打碎的,是小宝打碎的,但她非得说是弟弟打碎的,还打弟弟,弟弟的手都出血了。“吴刚拍拍大壮的肩膀说:“我知道你觉得弟弟受委屈了,你想帮弟弟出气,可是,小宝她娘毕竟是你的长辈,怎么能说动手就动手呢。其实,她也是个可怜人,自己带个孩子来到咱们家也不容易,现在还要再照顾咱们爷仨儿。既然现在是一家人了,得相互体谅,相互帮助才行,是不是?再说了,“家”不是讲理的地方,天天讲理那不成衙门了嘛!对不对?”大壮点点头道:“我知道了,爹。“,吴刚说:”好孩子,也是苦了你了,快吃吧“,然后又对二强说:”听哥哥的话。“,便起身去地里干活了。从那天以后,大壮和二强天天一起去放牛,砍柴,有时还会采回些野菜、野果,到家后也会主动帮王氏提提水,扫扫院子,王氏也慢慢接受了他们,对俩兄弟也有了笑模样。转眼三年过去了,大壮和二强还是每天早早的就去放牛,砍柴,除了带回野菜,野果,有时还会带些鸟蛋,偶尔还能在河里抓条鱼回来,一家人和和气气,日子过得也渐渐有了起色。

一天,大壮和二强两兄弟照例去砍柴放牛,上午天气还好好的,近中午时突然下起了大雨,霹雷闪电的,又刮起了大风,兄弟二人就找了处山洞躲雨,本想着雨下小一点,就往家走的,可是雨越下越大,风也越刮越大,山路又不好走,只能呆在山洞中躲着。这雨一直下到了傍晚也没停,兄弟俩也只好准备在山洞中过夜了,还好有上午砍的柴在,大壮取了几根,架在一起,点起了一小堆篝火,山洞里也亮了起来,兄弟二人依偎在火堆旁,吃了些早上采到的野果,不知不觉睡着了。暴雨一直下不停,吴刚在家里急得团团转,担心大壮和二强,想出去找他们,王氏把他拦住了说:“现在雨这么大,你怎么去,根本没法走,你要有个好歹,我可怎么办?再说了,山上有山洞,大壮他们一定是躲到山洞避雨去了,明个雨停了,自然就回来了。“吴刚还是不放心,戴上斗笠就出门了,可是没过一会儿,他又回来了,这雨下的实在太大,风也大,什么都看不清,而且地面上已经积水了,根本无法前行,也只好作罢。

夜深了,肆虐的洪水横冲直撞,像猛兽一样扑向了熟睡中的人们,很快便吞食了整个村庄。当人们互相叫喊着冲出门的时候,水已经到腰部以上了,许多人在洪水中挣扎。惊慌的人们在黑暗中互相叫喊着、搀扶着向最近的山坡上逃命。吴刚肩上托着小宝,拉着王氏,也跟着乡亲们艰难的向山坡上移动着。突然王氏脚下一滑,摔了下去,吴刚也被拽得踉跄了一下,刚站稳,想伸手拉王氏一把,可眨眼间王氏已被洪水冲到了几米开外,眼看着越冲越远,转瞬间就消失在黑暗之中。小宝见妈妈被冲走,哭喊着向妈妈的方向挣扎,一下子掉进水中,吴刚迅速伸手一抓,抓住了小宝的脚,用力一拉,把小宝拽到自己怀里,由于重心不稳也摔倒在了浑水之中,身边没有什么能抓住的东西,只能随着洪水漂流。漂着漂着,突然一个汹涌的大浪过来,便被无情的洪水卷入其中,消失不见了……第二天天刚蒙蒙亮,大壮醒来,一看雨停了,便赶紧叫醒弟弟,牵上老黄牛准备回家,心想:一夜没回去,爹爹肯定急坏了。大壮他们越往山下走越觉得不对劲儿,走到半山腰,碰到了村里的一位大伯,刚要打招呼,对方先开口了:“大壮,你家里人都没事吧。”,大壮觉得不对,就问:“大伯,怎么了?出什么事了吗?我和弟弟昨天上山砍柴,雨太大就在山洞里躲了一宿,还没回家呢。”大伯说:“多亏你两个没回去,雨太大,半夜就发大水了,这水都一人来高了,唉,啥都冲走了……”大壮问:“您看到我爹了吗?”,大伯摇摇头。

大壮赶紧往山下跑,一路上见人就问看到他爹没有,一直到山脚下,大壮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,整个村子都在一片汪洋之中,水面上凌乱的漂着破碎的家具,有些房子的顶已被掀翻,有的房子已经倒塌消失不见。大壮望向自己家的方向,已空无一物,眼泪瞬间夺眶而出,大声喊着:“爹,爹,你在哪?”二强也跟着一起喊:“爹,爹……”,附近的村民见了,上前安慰道:“孩子,别着急,这洪水把好多人都冲散了,你们别乱跑,找个安全的地方等着,你爹可能也正在找你们呢!”大壮抹抹眼泪说:“好的,我知道了,谢谢您!”便领着弟弟往山坡上走了。在一处他们经常砍柴的地方,两兄弟坐下来,二强问大壮:“哥,爹爹会来找我们吗?”“会的,一定会的,别怕,这不有哥哥在嘛!”一连几日过去了,也没见到爹爹的身影,大壮知道,他可能再也见不到爹爹了。眼泪禁不住流了下来,弟弟跑过来问:“哥,爹怎么还不来找咱们啊?”大壮赶紧偷偷抹掉眼泪说:“估计是被水冲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了,一时半会回不来呢。”不知过了多少天,积水才慢慢退去,乡亲们纷纷回到村子里修缮房屋。大壮家的房子就只剩下房根了,牛棚也不见了,还好有乡亲们的帮助,大家合力帮大壮重新搭了个茅草屋,兄弟俩总算是有家了。

从此,大壮和二强相依为命,村里的乡亲可怜他们兄弟二人,时常给他们送点吃的,用的。二人也特别懂事,谁家有事都去帮忙。路上看到谁需要帮把手,也总是及时伸出援助之手。村里人都挺喜欢这小哥俩的。一晃儿,八年过去了,大壮已经长成英俊的小伙子了,二强也已是翩翩少年模样。老黄牛也成了真正的老黄牛,兄弟二人对它的感情极深,现在每天挑最嫩的草来给它吃,也舍不得让它干任何力气活,就这么养着它。一天夜里,老黄牛突然叫了两声,兄弟俩赶紧跑去牛棚,见老黄牛躺在地上,十分的虚弱,眼里含着泪水,大壮知道老黄牛可能要走了,伸手抚摸着它的头,对它说:“谢谢你,老黄牛,下辈子我们还做一家人。“,二强哭着说:”老黄牛,你不要走,你一定会好起来的……“。老黄牛最终还是走了,兄弟俩把它埋在了自家地旁的一颗大树下,每天都去看它。

说也奇怪,一天夜里兄弟俩都梦到了老黄牛,老黄牛对他们说:“明天去西山打柴,会有好机缘。切记,去西山。“第二天一早,兄弟俩醒来,都说梦到了老黄牛,做的梦竟然一模一样。他们平时砍柴一般都是去东山,可是老黄牛让他们去西山,兄弟俩商量了一下,决定听老黄牛的去西山,毕竟这是第一次梦到老黄牛,他们都想它了。兄弟俩拿起镰刀,就往西山去了。砍了一上午柴,也没见有什么事发生。二强对大壮说:“哥,老黄牛是不是逗咱玩呢,它就是想咱们了吧!会不会转世又回来找咱们了“。说完便抬起头四处张望,突然耳边好像隐约听到有人喊:“救命啊……救命……”,便对大壮说:“哥,你听,好像有人在喊救命”,大壮停下手里的活,一听,还真是,声音越来越近了,“救命……救命……“。大壮拿起镰刀对二强说:“走,看看去!“说罢,二人便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跑过去,只见对面林间的山路上一女子正疯狂的往这边跑来,一边跑一边喊救命,身后两个蒙面男子正在追她,眼看就要追上了。说时迟那时快,大壮健步如飞,眨眼间就到了女子身边,举起镰刀,横在女子与两蒙面人之间,厉声道:“你们干什么?“蒙面人气急败坏的说:“你谁啊?滚开,没你的事儿,别自找没趣!“便伸手去抓女子。大壮一把推开蒙面人,挡在女子前面,说道:“光天化日之下,你等这是要强抢民女不成!”两蒙面人眼神一对,拔出身上的刀,一起向大壮砍去,大壮举起镰刀准备应战,可镰刀刚刚举起,对面两人却接连扔下刀,双双捂着眼睛大呼小叫的仓皇而逃了。二强拿着弹弓气喘吁吁地跑过来问:“哥,你没事儿吧?”“没事,没事,你小子这两弹射得真够准的啊!”兄弟俩正说着话,只见那女子扑通一声跪在地上,说道:“多谢两位壮士救命之恩!敢问壮士大名,他日定涌泉相报!”

大壮忙扶起女子说:“姑娘,那二人为何追你至此啊!”原来这姑娘叫谢莲,比大壮小一岁,是军中谢将军独女。因在山上游玩时,追赶野兔迷路,继而遇见山匪,幸得大壮二人相救,才逃过一劫。兄弟二人得知缘由后,便护送谢莲一路返回军营。军营之中谢将军正为找不到女儿大发雷霆,得知女儿被吴家两兄弟救了,已返回军营的消息,立马喜笑颜开,迎上前去。“莲儿啊,你可回来了。爹爹都要担心死了!”谢将军满脸宠溺的说。“爹,是这两位壮士救了我,孩儿差点儿就要没命了呢!”谢莲指着吴家兄弟俩说。谢将军连忙谢过两兄弟,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,又得知两兄弟无父无母,相依为命,便对他二人说:“我看你兄弟二人身手不错,可愿留在军中?“兄弟俩确认过眼神,同声回复道:”多谢将军赏识!“谢将军哈哈大笑道:”好,好!“谢将军膝下无子,只有谢莲一个女儿,看着眼前这兄弟俩,一个浓眉大眼,骨健筋强,一身正气;一个眉清目秀,相貌堂堂。甚是喜欢,便收二人为义子。谢莲更是十分欢喜,躲过一劫,又多了两个哥哥。特别是看到大壮,更是没由来的喜欢。兄弟两人到军营后,训练刻苦,乐于助人,做事有分有寸,且有勇有谋,谢将军十分欣慰。经过几次战斗的历练,已成为将军的左膀右臂。

一次大战中,敌军冲上城墙,谢将军率军奋力抵抗,但敌众我寡,伤亡惨重,只好下令撤退。在撤退途中,又遭遇埋伏,多亏大壮、二强两人奋力拼杀,才把敌军的包围圈撕开了一个口子,冲出了重围,顺着山沟一路奔袭。可是身后的追兵穷追不舍,奔跑中大壮一回头,看见身后敌军正瞄向将军射箭,箭已发,便大喊:“将军,小心!”,同时身体护向将军,刹那间,那箭便刺入大壮的后背,鲜血瞬间涌出。二强见状,一边瞄准射箭之人,一边大喊:“将军,你们快走,我断后!”,话落箭出,一箭便射入敌人心脏。又接连几箭,箭箭穿心,撂倒一个又一个,追兵见敌不过这神箭手,便不敢再上前,掉头而逃。军营驻地中谢莲得知战况,正焦急的走来走去,不知如何是好。听闻将军回来了,赶紧冲过去,眼泪汪汪的扑到将军怀里:“爹爹,你没事吧!吓死莲儿了……”,“没事,没事,爹这不回来了嘛!”谢将军说道。莲儿擦擦眼泪,环视了一圈问:“怎不见大壮呢”,将军说:“大壮为了救我,中了一箭,正在军医那治伤。”,莲儿刚擦干的眼泪又流了出来:“爹爹,他伤得重吗?”,谢将军早就看出了女儿的心思,说道:“放心吧,未伤及要害,射到肩上了,不影响做我的女婿。”莲儿听到这话,顿时羞红了脸,便掉头跑出去了。在莲儿的照顾下,大壮的伤很快就好了。谢将军不但嘉奖了大壮和二强,还把莲儿许配给了大壮,大壮欢欢喜喜赢得美人归。婚后,大壮带着新媳妇莲儿,和二强一起回到吴家村,去父母的坟前祭拜,还花重金答谢了当时曾帮助过他们的父老乡亲。又来到了埋葬老黄牛的那颗大树下,祭拜了老黄牛,感谢它的指引才遇此良缘,并为老黄牛立了碑,年年去祭拜。后来,莲儿给大壮生下了两儿一女。二强也因为射箭如神,被当朝宰相相中,娶了宰相之女,如今也有了一儿一女。大壮和二强由于作战勇猛,屡立奇功,二人都做到了将军之位。

五分快三平台,五分快三官网,五分快三网址,五分快三下载,五分快三app,五分快三开户,五分快三投注,五分快三购彩,五分快三注册,五分快三登录,五分快三邀请码,五分快三技巧,五分快三手机版,五分快三靠谱吗,五分快三走势图,五分快三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五分快三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